[年满十八岁的中国工人]十八岁的彩色天空(二十三)

来源:幼儿时期潜能开发 发布时间:2017-11-10 点击:
【www.xiqq.net--幼儿时期潜能开发】
7500字作文:十八岁的彩色天空(二十三)

  “手机也不开,玩失踪啊?”

  “手机没电了。对了,你的伤还好吧?”

  “我就是来问问你的伤的,你倒先问起我来了,你伤得可比我重呀,还帮我挡了两拳,真的谢谢你。”星雅向武力平露了个很灿烂的微笑。

  “我没事,我们出去说吧,这里太静了。”说着武力平便向门口走去。

  “又走在我前面。。。”星雅小声嘀咕了声,耸了耸肩,只得跟着走了出去。已经习惯把自己的背影留给别人,凡事总是抢在别人前面,现在遇见这个人,动作总是比自己快一拍,实在是觉得有些不爽,可大概正是这样,他才吸引了星雅。

  “你怎么找到我的?”校园小道上,武力平慢慢地开口。

  “哦。是石延枫告诉我的。”星雅随口回了一句。

  “石延枫?。。”武力平顿了顿,“你和他很熟吗?”

  “啊?”星雅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莫名其妙,“谁和那个眼睛长在额头上的家伙熟啊?——你问我这个干吗?你很在意我和他熟不熟 吗?”星雅突然觉得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有趣,故意逗了下武力平。

  “什么?”武力平装傻,“我只是随便问问,那是你们之间的事。”

  “是吗?。。”星雅刚想说些什么见前面走来了蓝菲琳和石延枫,两人一副亲密的样子。

  “星雅,又碰到了。”蓝菲琳先向他们打了招呼。

  “恩。是啊。”星雅也笑了笑。

  “那我们先走了,菲琳,我们走吧。”star忙拉着菲琳向另一个岔路走去。

  “star?干吗这么急着走呢?”菲琳不解地看着石延枫。

  “不走难道留在那里当两只灯泡吗?”石延枫又拍了拍菲琳的脑袋,她对这样的事总是比别人慢半拍。

  “灯泡?你是说武力平和星雅。。。?”菲琳有些惊讶。

  “昨天武力平那小子亲口对我说的,我看周星雅今天那么急着来看武力平,就猜她应该也有那么点意思吧,我记得在广州我因为你发烧着急的时候她可是嘲笑过我为了那么点小伤瞎着急啊,现在轮到她自己,还不是一样。”star笑了笑。

  “star?~ 你好象很了解星雅?”菲琳有些迟疑,但还是说出了口。

  “什么?”石延枫有些奇怪,“哦。。。你在吃醋啊?”石延枫有些得意地看着蓝菲琳。

  “谁吃醋啊?我只是随便问问。”蓝菲琳矢口否认。

  “是吗?”石延枫笑着看着蓝菲琳,见她不说话,便开口说,“其实周星雅和我是挺象的人,熟悉她就象熟悉我自己,按我的思维去想她就可以了。”

  “那。。你们两个还挺配的。。。”菲琳背过身去。

  “你在瞎说什么呢?你没听过‘同性’相斥吗?”石延枫觉得菲琳的思路实在有些好笑,一时又不知道怎么说服她,只得糊扯了一个理由,“我和她性格相似,就会难以磨合,更何况我和她根本不怎么认识,你在瞎担心什么啊?对我那么没信心?”

  菲琳转过身,歪着头看着着急的石延枫,“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随便说说的啦。”

  Star这才松了口气,“竟敢骗我,胆子越来越大了。”

  菲琳偷偷笑了笑,“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帮帮他们两个,我觉得他们刚才看上去好僵的样子,我觉得武力平一定不会对星雅说的,星雅好象也不象会先说的样子,毕竟是女孩子。。。”

  “那可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事,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star有些无奈地看了看菲琳,眼神里还带着几分宠爱。

  “话可不能这么说嘛,他们是我们的朋友呀。。。”菲琳争辩着,满脸的认真。

  “你什么时候变的对别人的事那么有兴趣了?我记得你好象很害怕‘进入’的哦?”石延枫逗着她。

  “我。。。我哪有。。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幸福。”

  “好啦。。他们的事以后再说,我们先去吃东西吧,你不是说饿了吗,小馋猫。。。”

  齐叔家

  “齐叔,那个家伙呢?”裴佩一大早起来就不见古越涛的影子。

  “他啊?他一大早就出门了。”齐叔神秘地笑了笑,古越涛今天早上走的时候说要去挑婚纱,还不让他告诉裴佩。

  “什么嘛,休息日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干吗去了。”裴佩埋怨着。

  中午十分,古越涛回到了家。

  “哎。。。我回来啦!累死我了。”古越涛一进家门就哟喝。

  “谁知道你干什么去了,累死活该!”裴佩还在生气古越涛早上出去不带上她。

  古越涛见裴佩的口气里带着火药味,象齐叔使了个眼色,“齐叔,我今天早上是不是忘了给我窗前的那盆仙人掌浇水了啊?怎么我觉得‘它’有点扎人啊?”古越涛边说边装作很疼的样子,不停地揉着自己的手臂。

  “你!```````”裴佩更气了。

  “我怎么了我?”古越涛依旧玩世不恭。

  “呵呵。。你们两个啊。。。哎~``”齐叔笑着摇了摇头,走上楼去。

  “喂,你下午跟我出去一趟。”古越涛望着天花板,无里头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为什么要跟你去啊?”裴佩气还没消。

  “你跟我去了就知道了,哪那么多废话。。。”古越涛不容分说拉起裴佩就往外走。

  “喂,你干吗呀。。。”

  出租车停在了一家婚纱店门口

  “喏~ 这里就是我要带你来的地方,你要不要进去随你啊。”古越涛看着别处,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今天上午就在忙这个?”裴佩细声细气地说道。

  “恩。。。。。”古越涛用鼻音拖长了音调说道。

  “好漂亮。。。”裴佩看着橱窗里挂起的婚纱,觉得象在童话里,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从小便梦想着能当新娘子,象公主一样。。。

  “发什么呆呢?走吧。。。”古越涛轻轻挽起裴佩的手,向店里走去。

  10月2号 嘉英中学校门口

  “怎么还没不来啊。。这古越涛不会连结婚也迟到吧。”三年8班全体学生等在校门口,今天古越涛和裴佩的婚礼就定在嘉英中学举行,大家都如期而至,可那两个主角却迟迟不露面。

  “说起来,今天武力平好象也还没到哦```”唐宋点了点人数发现武力平不在场。

  “对哦。。他跑去哪了?要不要再打个电话给他?”徐天祥忙拿出手机。

  “不用了,他。。去接人了。。”石延枫有些神秘地一笑,转而拍了拍身边菲琳的脑袋,小声对她说,“都是你干的好事。”菲琳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其实她也没有干什么“好事”啦,她只是“设计”让武力平在今天把星雅带来。“我说得吧,我的那个理由虽然很‘蹩脚’,但一定会成功的。”菲琳有些得意地说道。今天早上武力平便去星雅家接她,现在两个人应该在来嘉英的路上。

  “来了来了~~! ”唐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嘉英门口,武力平从里面出来,“yi?好象有个女的。。。。”

  “什么?女的?。。。”廖仕兴急忙探头望去,他还是对这种“新闻”持高敏感度,“是有个女的!~``”

  “那女的好象有点眼熟啊,象是在哪见过。。”可喻若有所思地说道。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在广州的时候,这个女的好象认识菲琳!~ ”老鸟猛然说道,随后大家都转向菲琳,等着她说明那人的身份。

  菲琳笑了笑,指着向他们走来的武力平,“你们不该看着我,该去问他。”

  “怎么都不进去?”武力平和星雅来到人群面前。

  “等你咯!~”吴丹丹坏笑着看着星雅,“武力平,你也该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吧。”

  “呃。。。她是周星雅,是上音的学生,大家应该在广州见过她吧。。。”武力平有些语塞,习惯性地用手指摸了摸鼻梁。

  “谁要你介绍这个呀,你该介绍她是你的谁谁谁。。。”众人仍不肯放过武力平。

  “她。。。”武力平说不下去了。

  “我只是他的朋友。”星雅忙抢去了话头,心里一阵阵发毛,不知自己当初哪跟筋打牢,竟然会同意来这里,明知道会是这样的场面,她还就真的这么英勇无畏地来了,这个武力平平时看上去头脑挺不错的,没想到面对这种场面也这么木讷,不过她自己也好到哪里去呢,‘朋友’,这么容易误解的话也说得出口,真是笨死了。

  “朋友哦。。。。”众人一阵起哄。

  “好啦,你们就别为难他们两个了,唐宋你再打电话问问古老师他们怎么还没到,其他的老师也都不见人影。”菲琳忙出来解围,叉开了话题。

  “同学们,古老师说他们早就在大操场了,就缺我们这个班了。。”唐宋挂上电话向大家叫到。

  “这个古越涛,地点也不说说清楚。。。”众人纷纷进入嘉英中学,这个曾经承载着他们无数梦想和汗水的地方,今天,这里将承载的是:幸福。。。

  “冷面杀手也有脸红的时候哦?”石延枫走过武力平身边,轻轻地说了一句。武力平深吸了一口气,瞪着眼看他。

  “行了,别这副恐怖的样子了,小心吓坏人家。。”今天的石延枫似乎也特别多话,他拍了拍武力平的肩膀,便和蓝菲琳一起向操场走去。

  “对不起,你别介意,大家都没有恶意的。”武力平有些歉意地看着星雅。

  “我知道。本来我们这么出现就挺容易让人误解的。”星雅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都是蓝菲琳不好,没事对武力平说什么她自己一个人在上海平时一定很无聊,难得今天大家欢聚一堂,让武力平把星雅也带来,免得她在家里闷坏了。哎。。可是也不能全怪她,要怪就怪这个武力平怎么会真的来请她,要怪就怪她自己怎么会真的答应下来。其实蓝菲琳的借口显然很假,但她和武力平竟然都心甘情愿地往里跳。蓝菲琳一定也是看准了这点,才用一个那么简单的理由就套住了他们两个,这个女生虽然外表看上去柔弱,心思却细得出奇,绝非那种光有外表没有大脑的人。。

  “你在想什么?快走吧,大家都去了,难道你想再最后一个到?”武力平笑着催了催身旁有些出神的星雅。

  “哦。。对,快走吧。。”星雅忙收拢思绪,跟着武力平向操场走去。

  嘉英中学大操场

  “哇!~~~`原来我们学校的操场那么漂亮!~~``”三年8班的同学一到操场便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眼前的操场已被精心地布置过,气球、彩带到处飞扬,操场中心放了几张长桌,上面摆着自助餐,操场上人头涌动,老师们都在现场,还有好多看上去比他们略小的学生,应该是古越涛和裴佩现在的学生,大家都在狂欢,古越涛穿着礼服,远看似乎难得地翩翩君子,裴佩穿上洁白的婚纱后显得高贵不凡,真是登对的一对新人。

  正在和高子文敬酒的古越涛见到大队人马抵达,忙跳起来向他们挥手,刚才的儒雅与斯文完全不见,哎,纸是包不住火的。。。。

  “这个古越涛~ 都结婚了看上去还一点不象个大人。。。”石延枫摇了摇头。大家向操场奔去。

  “裴老师,你这么穿好漂亮呀!~~”林可喻一见裴老师便称赞那套婚纱。

  “是吗?谢谢。。。”裴佩有些腼腆地低了低头,想起那天在婚纱店里,古越涛见到自己从试衣间出来时那种惊讶的表情,一丝甜意浮上心头。

  “想什么呢?裴老师?”可喻见裴佩有些莫名地甜笑,坏笑着推了裴佩一把。

  “哦。。没什么没什么。。”裴佩象做了什么亏心事似地忙矢口否认。

  “武力平!你今天怎么携带家属了啊?”古越涛一开口便不饶人。

  又是一轮狂轰烂炸,武力平自己都觉得有些顶不住,无奈地看了看星雅,今天找她来到底是对还是错,自己对着这个女孩好象总是做一些反常的举动。。。

  “高老师,来来来,咱们接着喝。。”古越涛嘲了武力平两句便接着和高子文“对酒当歌”。

  “不不不,不能再喝了。。古老师,你不陪新娘子啊?”高子文推下酒杯。

  “哦。。。。”古越涛眼睛转了几圈,瞟到了在一旁的凌主任,拍了拍高子文的肩,“好!我去陪了!”古越涛煞有其事地郑重说道,眼睛却不安分地拼命向凌主任方向斜,末了还来了一声:“嘿嘿。”

  “古老师,裴老师,来张合影吧。”那边廖仕兴哟喝道。

  “好,来啦。。”古越涛向那边奔去。对着镜头,古越涛咧着嘴口齿不清地说道,“怎么样?招呼得累不累?”

  “不累,你呢?”裴佩也用同样的方式说道。

  “也是,你今天一定幸福死了,怎么会累咧。”古越涛边向镜头点头边模糊不清地说道。

  “古越涛,你是不是想让我在今天这种场合下给你难看啊?”裴佩笑得更灿烂了,可别人不知道,这是笑里藏刀。。。

  “古老师,裴佩老师,我拜托你们认真一点好不好!两个人都笑那么僵!”廖仕兴在前面抗议着。

  “好好好,我们再来一个。”古越涛把嘴咧到最大,搂住了裴佩,冲她点了点头,算是赔罪。

  “那两个人,怎么总是这样。”菲琳在一旁笑笑地看着。

  石延枫递来了饮料。

  “star,我听恬欣说,你还是把他们两个凑在一起的功臣呢?”菲琳歪着头看着石延枫。

  “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全班都参与的,我只是提议而已。。。”石延枫喝了一口饮料。

  “所以说,你也不是完全不管别人的闲事啊?”菲琳笑着说。

  “你还记着我说的那句话啊。。。”石延枫有些好笑地看着菲琳。

  “雷公!那个女的好象一直在看你。”老鸟推了推身边的雷公。

  “什么女的呀?我又不认识。”雷公一口饮料入嘴,转身向老鸟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了韩天正在看着他,见他回头忙掉转过身子。雷公见到了韩天,一口饮料差点喷出来。

  “咳、咳、、、”雷公呛到了。

  “雷公?你没事吧?”老鸟忙帮他拍背。

  “没事。。。。没事。。”雷公直起身抹了抹嘴巴,“我有点事,你先一个人吃吧,说完雷公向韩天走去。

  “喂!~~你就这么丢下我啊!~~”老鸟在身后“哀怨”地叫唤着,“star陪蓝菲琳,雷公又莫名其妙地去找小女生,操场之大,竟没有我老鸟容身之处。。。。——不过,有吃的就好!``”见到满桌的美食,老鸟的心情又顿时开怀。

  “你也来啦?我还以为你不会来这种场面呢。”雷公跑到韩天面前,笑着对她说。

  “我们全班都来了。。。”韩天有些支吾着说,确实,以前的她一定不会来这种地方,别人的幸福与她何干,清楚地记得前两天班长统计名单时她举手的刹那全班的惊讶,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也许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他说过他是古越涛的学生,所以,今天他应该也会来吧。。。自己在想什么呢,这个人大自己4岁,自己还只是个高一的小姑娘。。。。

  作者: 222.47.5.*2005-8-11 17:08 回复此发言

  --------------------------------------------------------------------------------

  28回复:新篇:《十八岁的彩色天空》(欢迎光临)

  “其实我挺高兴你能来的,说明我的工作有了成效了。”雷公依旧继续着自己的说辞。

  “工作?”韩天变了脸色,“你总是来找我是工作?”人果然还是不能相信。。。

  “喂。。你别误会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哎呀。。怎么说呢。。我这个人嘴笨, 我说工作只是个泛指。。。。。”雷公急得忙解释,话都说不清楚,但他仍然解释着,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解释不清的话,他好不容易帮韩天建立起来的对人的信任感有可能就会毁于一旦。

  韩天看着雷公急得快哭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也许是自己太多心了,面前的这个人,看上去也许真的是真心关心自己的。

  “你笑啦?”雷公见韩天笑了出来,松了一口大气,“吓死我了。。。走吧,我带你去吃东西。顺便介绍几个哥哥姐姐给你认识。”

  韩天忧郁了一下,她并不善于交际,但见高敬雷一脸的期待,便跟着他走了。

  “老鸟!~` 给你介绍,这是韩天,古老师现在的学生。”

  “yi?雷公你回来啦!”老鸟兴奋地看着他,“哦。。你就是韩天,你好,我是余一飞,你可以叫我老鸟。喏,这个,这个很好吃的,你要不要吃?我弄给你。”见到漂亮女孩老鸟还是老样子。

  “哦。。你好。”韩天有些受不了他的热情。

  “走走走,谁要吃你的东西啦。”雷公忙替韩天挡去了老鸟,“韩天,我们去那里。”

  “那个就是韩天吗?”徐天祥向不远处的恬欣走去,问道。

  “哦。。是吧。。我见过她一次。。”恬欣回头见是徐天祥,有些慌张。

  “高敬雷真厉害啊,古老师收服不了的他都能行。”徐天祥感叹道。

  “也许因为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些吧。。”恬欣悠悠地说道。

  “好啦,女哲人,不管什么事你都能说出那么深远的话来。”徐天祥有些逗着恬欣,从毕业那天他向她坦白以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尴尬,反而觉得轻松了不少,可以坦然地面对她,可她似乎反而有些有意避开自己。。。

  “大家快来呀!裴老师要抛花球了。。。”林可喻在前方兴奋地叫道。

  “抛花球?”菲琳有些不解地看着身边的石延枫。

  “你不知道吗?”star拍了下她的头,亏她还是个女孩子,连这个都不知道,不过自己也是昨天晚上从老鸟那里听说来今天有这么个节目的,“花球落到谁上谁就是下一个会结婚的对象,是一种祝福吧。”石延枫若有所思地看着菲琳。

  “下一个结婚对象?”菲琳有些吃惊。

  “对啦,好了,快走吧,晚了就抢不到了。”石延枫忙推着菲琳向前走。石延枫也相信这些吗?菲琳有些觉得好笑。

  “这个。。在抛球之前呢,我先说两句哦。。”本来没古越涛的事,可他硬要抢在前面发言一下,“花球嘛,就只有一个,不过我知道呢,在场是有好几对的。。”古越涛说到这里时,用目光逐个地扫过在场的人:凌主任别过头,脸上微微有丝红晕,高子文依旧憨厚地向古越涛笑了笑;唐宋转头问身旁的汪晨,“古老师是在说谁啊?”汪晨抿了抿嘴,不搭理他;恬欣有些尴尬地瞟了眼身旁的徐天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竟然在这种时候站在了一起;高敬雷不知所以地直直地看着古越涛,他身边的韩天似乎想得比他要多一些;星雅和武力平有些尴尬地互相对望了一眼;最后古越涛看向了石延枫,露出了一个最大的笑容,意思是,你这样的人也来凑热闹啊,蓝菲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喂,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快让裴老师抛呀!````”石延枫被看得有些发毛,只得扯开话题。“好。好。好”古越涛一字一顿到说道,“我知道有些人急了,那我们就开始吧。嘿嘿。”

  裴老是款款走向前,背对着大家,瞪了古越涛一眼。

  “大家一起数——1——2——3——”

  一只象征幸福的花球向天空飞去,花落谁手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本文来源:http://www.xiqq.net/qn/424.html
上一篇:观潮课文_观潮
下一篇:[夷坚志]《夷坚志》在线阅读(总目录)A

Copyright @ 2013 - 2018 全球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教育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